君默仪

微博:Syu_mo,
复健老人,是个垃圾。
头像是我甲给我画的自设,她真好15555551

考试周复习到呕吐
为什么在我闲的时候我不想搞CP
我忙的要死的时候我又超级想搞CP了呢
满脑子都是我欠卡兹的那篇车
我好想写啊
但我的理智告诉我,不,不行,你得复习

啊!!!我好想搞CP啊!!!!【咸鱼呐喊】

#12.31ACC返图#国家队 02

002:默仪
phx:白木西(p1-7)
           阿君(p8-9)

冻的要死的一次展子
但再一次出了02还是超开心!

1412fo了感谢大家!!
开个点文!!占tag致歉鸭
等我寒假回家了写!!!
看情况挑1-3篇写叭,如果期末没挂科就多写点!!!
顺便不要脸的再求一下对lo主的印象??

#cos正片#妖魔异闻录——青蛟言和

言和:默仪

如果我不是一个表情废和动作废就好了(卑微落泪)

其实我觉得,如果官方要拿kid做剧场版的噱头的话

根本不用搞什么战损流血还有卖快兰CP


给斗子换身衣服然后整个爆衣就行了

最好爆完衣再来段超帅超酷炫的打戏(还有发点快新的糖比如说k柯合作什么的)

我保证我睡在电影院

真的


十八线底层写手也想拥有……

在评论的小天使里面抽一个点文叭
等我把稿子肝完就写,虽然大概应该是明年的事情了hhhhh
限快新轰出雷卡

今年是挺重要的一年吧,经历了高考进入大学
结果说不上是否满足了自己的预期,但总体还不错
虽然现在为了专业课徘徊在秃头边缘
本来以为大学了会有更多空余时间码字,还妄想开连载
结果发现狗比大学事更多更杂……感觉比高中更忙啊啊啊啊
我现在只希望期末不挂科,不挂科,不!挂!科!!!

#快新#ジョーク【短/完】

虚假好学生斗X真实问题少年新

就是很想写不良少年新一!!!

爽文!!大写的ooc!!!慎入!!

以下正文↓








   工藤新一是被一声尖锐的敲击声给吵醒的。

  

  
  他从故意摞得高高的书堆里拔出脑袋,先是揉了揉眼——这才第一节课的中间,按他的生物钟来说此刻被打搅了补觉可不算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尤其是还是极其催眠的数学。
  等稍微回过了神,他看到远处讲台上的老师正收回捏着戒尺的手,教室的另一边站着一个耷拉着脑袋的男生。
  “都快联考了,这种题都做不出来?!”

  
  

  喔……?
  工藤新一打了个哈欠,勉强掀起眼皮瞥了眼黑板上零零散散的粉笔字。
  无聊。
  他重新趴了下去。

 

  “等等……”
  有一只手突然搭在他的肩膀上,他本已矮下一半的身子被生生重新扶正,他不满地偏头,“啧,干嘛!”
  “老师在看你。”那人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在书堆的掩盖下他的动作并没有被发觉,少年说话时目不斜视,一双灰蓝色的眸子盯着黑板,满脸风轻云淡的认真劲,“你先别睡。”
  他不耐烦地咂舌,却还是抬起头草草扫了眼黑板,上面的题对他来说压根没啥难度,就跟他身边的人一样没劲得很,还不如睡一觉来得畅快。
  那人握着笔,一丝不苟地写下工整的笔迹,半框眼镜偶会滑下鼻梁又被重新扶正,他在低头的间隙轻轻说道,“嗯,没事了,睡吧。”
  工藤新一哼了一声算是表达谢意,重新缩回了书堆阴影里,然后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再一次疑惑了黑羽快斗为什么要坐在自己旁边。

 
  

 
  在老师眼里,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是两个完全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就像黑与白,光与影,浑身上下都是矛盾。
  一个是整天疯玩偏偏成绩却好得紧的问题少年,另一个是品学兼优做着班长拿着奖学金的三好学生。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玩到一块去的,但偏偏这两个连站在一起都会有违和感的人,现在却一起坐在教室最后靠窗的角落的位置上,做着所谓的同桌,并且表面上还非常和谐。
  实在是很奇怪。
  工藤新一也觉得很奇怪,尽管他和黑羽快斗的家其实隔着不到一个街区,两个人还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但他还是无法理解上周换位置时黑羽快斗把桌子搬到这个小角落和自己挤一块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最后他把这一切归咎于优等生的神奇思维,然后更深的厌恶起那些有着莫名优越感的“老师宠儿”了——尽管黑羽快斗和这个词没有半点关系,但他的跳脱思维就是让他很快把黑羽快斗抛到脑后去了。

  

  
  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做上同桌,这一切还得从上次的月考说起。
  或许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班主任,为了激励备考的大家,班主任在班会上激情拍响了讲台,在把坐在第一排靠讲台位置的工藤新一成功震醒后,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让这个通宵的人睁大了迷蒙的双眼。
  “下次的座位按下周的月考成绩排!”
  工藤新一醒了,工藤新一激动了,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他梦寐以求的座位,抬起头时和班主任对上了视线,班主任冲他慈爱一笑,然后在看到工藤新一拿出课本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只可惜他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在看到工藤新一的名次时达到了顶峰,然后在工藤新一搬着桌子直冲最后时瞬间垮了下来,颇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而当他看到黑羽快斗也搬起桌子走向后排并放在了工藤新一旁边时,他和工藤新一一起做出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次月考作为各位任课老师的掌上明珠的黑羽快斗有些发挥失常,大概是因为低烧,不过有一句话说的话,不论怎么样,该是你爸爸的还是你爸爸,即使屈居第二也依旧甩了第三名一大截分数。
  而现在他正在无视第一名的不满,收拾着桌上的书。

  

  工藤新一不高兴极了。
  他勤勤恳恳啃了几天书,就算为了能一个人安安静静缩在这个靠窗的角落睡觉,然后让中午的第一缕阳光把他叫醒好去食堂抢饭。
  而黑羽快斗却跑到他旁边来了——那个全身上下自带老师聚光灯的“优等生”,想着工藤新一都恨得牙痒痒,他抬起头想去跟班主任投诉,结果收到了一个“不满意就滚回第一排”的眼神。
  嘁,好吧。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做起了同桌。
  开头说不上愉快,但过了几天之后工藤新一觉得有黑羽快斗还不赖,至少上课被扔粉笔头和点起来发言的次数大大减少,黑羽快斗总是能在老师快要注意到他时把他捞起来,偶尔的课堂测验有黑羽快斗在他也可以省很多事,总之一句话总结——工藤新一觉得最近睡眠质量好了不少。
  这使得他在中午吃饭时大发慈悲地赏给了黑羽快斗一块培根肉,“东区食堂的,爸爸特意翘了半节体育课去抢。”
  “喔,感谢。”黑羽快斗很自然地捧起饭盒接住,在塞进嘴里的前一秒他的动作顿了顿,“体育课?你不踢球?”
  “老头子去开会了,今天是体能训练,我就溜了。”工藤新一扒拉了一口米饭,“结果去早了,差点被食堂大妈赶出来。”他在最后剩下的两块肉里挑挑拣拣,夹了块稍小的又丢进黑羽快斗碗里,“诶,我想吃你的排骨。”
  黑羽快斗把书翻了个页,“自己夹。”

  

  虽说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其实私下关系相当好,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男孩子间从穿开裆裤就开始的过硬兄弟情,但工藤新一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黑羽快斗会放弃教室正中间第二排的最佳观影区跑这小角落和自己厮混在一块。
  三好学生的美好人设不要了么???
  但不得不说在工藤新一这种毒瘤的影响下,黑羽快斗依旧能在上课时做到全神贯注目不斜视,做笔记的手丝毫不乱,进度稳定跟进——即使需要时不时提醒一下工藤新一,但他甚至偶尔还能站起来解决几个难题。
  工藤新一倒是乐得在清醒的时候逗逗黑羽快斗玩儿,反正就算不听课黑羽快斗也能跟上,不过是做样子罢了嘛,这么想着他又朝黑羽快斗的方向瞥了眼——少年乱糟糟的额发搭在眼睛上,又被捋上去,那些零散的碎发落下来,在那双低垂着的灰蓝色眸子里洒下点点阴影,然后在黑羽快斗抬眼看过来时又被窗外的光冲淡,他冲他挑挑眉,“怎么?”
  “我在想……”工藤新一支起下巴,看见黑羽快斗认真看过来的眼神突然笑起来,“你还真是无聊啊。”
  黑羽快斗也跟着笑起来,伸出手按了按他的脑袋,也不恼被工藤新一狠狠踹了一脚,继续写他的笔记去了。

 
  

  其实黑羽快斗并不无聊,从小就他鬼点子最多,当年身为街区里的孩子王,他领着一票熊孩上窜下跳的光景工藤新一可是亲眼见过的。
  他和父母刚搬来时恰逢黑羽快斗被他妈支出去买街角新出炉的羊角面包,经过他家院子时工藤新一正站在门边拿着钥匙研究信箱,黑羽快斗向来是个不怕生的主,他在主动上前打了招呼并做了自我介绍之后,突然凑近盯着工藤新一的眼睛看了看,然后露出一个那个年纪的男孩子特有的,活泼而真挚的笑。
  “这个给你,我偷偷买了两个,给你一个!”他从纸袋里摸出一个纸杯蛋糕,塞进工藤新一手里的时候还轻轻按了按,像是要强调他接下来的话一样,“真的超级好吃!”
  工藤新一不记得他们接下来又说了什么,但是那个小小的纸杯蛋糕带给他的软糯口感一度成为他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之一——只可惜那家蛋糕店在他升入初中后就拆掉搬迁了。

  

  他在教室里整齐的翻书声里打了个哈欠,意思意思也跟着翻了一页——即使他压根不知道老师讲到哪了。
  他和黑羽快斗大概有点八字不合,两个人凑一块总是免不了损损对方,从小都在一个学校倒也方便了他们随时掐架,不过升入高中之后黑羽快斗却突然像是醒悟了一般,一点点敛起锋芒,甚至戴上了眼镜,慢慢蜕变成了一个安静温和的沉稳少年。
  而工藤新一,则变成了——确切来说他一直都是,老师眼中最为头疼的问题学生。至于他为什么天天疯玩学习成绩还能那么好,这个问题曾经一度成为校园十大未解之一,后来事实证明世界上大概真的存在那么一类人,他们就是脑子好得能气死你。
  可偏偏你对着那张脸又讨厌不起来。

  

  工藤新一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亮起的屏幕上是一条垃圾短信,他无趣地撇撇嘴,把手机锁屏了扔进抽屉里。
  余光里的黑羽快斗把额角垂下遮住眼睛的碎发别在了耳后,露出了一直被头发掩住的耳朵,他像是没有注意到工藤新一的视线,正盯着一道题,手中笔就没有停下过。
  工藤新一的眼睛转了转,黑羽快斗的耳垂上有个浅浅的痕迹,那是一个耳洞,不过因为长期不戴耳钉,所以已经有了渐渐愈合的迹象。
  而黑羽快斗从不会把另一边碎发撩起亦或是剪短。不过好在尽管两边长短不一,但由于他的头发向来有些凌乱——即使他每天有认真梳头,但大概是发质的原因,他的头发总是蓬松得有点像炸毛,所以看起来并不明显。
  工藤新一看不见黑羽快斗的另半张侧脸,不过他知道在那些碎发的遮掩下藏着一只耳钉,样式很素,但还是有些不适合黑羽快斗此时乖巧三好学生的人设——那是他去年送给黑羽快斗的,抱着那么一丝丝挑衅的心理,却没有想到第二天它便出现在了少年的右耳上。
  那或许就像是一个符号,亦或者一种象征,隐喻着黑羽快斗骨子里那甩不掉的顽劣性子——纵使披上了伪装,笑起来时却仍有狡黠的影子。帮工藤新一圆谎时的面不改色,大人总是很容易相信乖孩子的话,黑羽快斗也因此一次次替工藤新一化解掉绝大部分火力,救工藤新一于处分的边缘。

 
  

  而对这一切,工藤新一说不上感谢,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黑羽快斗为什么要装出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但又好似隐隐约约猜到了些许,却不想承认。
  黑羽快斗的校服里面穿着一件长袖,领口有些低,露出了小半锁骨,在他撑起肩膀时会凸出一片阴影,少年在无意识地转笔,玩脱后笔砸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
  他明显吓了一跳,捡起来之后老老实实捏在掌心。
  工藤新一垂下眼,今天一整天黑羽快斗都没太离开座位,课间基本坐在位置上看书,只有上厕所和吃饭才能撼动他。其他人或许没有发现异常,但工藤新一却是很清楚黑羽快斗为什么会这样。
  那在被校服长裤遮住的膝盖上有一块淤青,走动时会牵扯到,然后惹出一串疼痛——黑羽快斗在昨晚被人狠狠踢中了膝盖,起因是工藤新一被学校里的不良少年组织在放学后堵在了体育器材室。至于为什么突然被找茬,工藤新一表示可能是因为他在早上抢了学校食堂里的最后两个包子而导致他们的老大饿了早习加一节课,但说完后工藤新一自己都笑了。
  想了想可能还是积怨已久,工藤新一本就性格张扬,为人处世锋芒毕露不加收敛,有时候得罪了人也不在乎,我行我素得很,偏偏这人人缘好,狐朋狗友一大帮,脚踏在不良的浑水边缘却又极有分寸。那帮子有勇无谋的拿他没法,最后也只能出个趁工藤新一放学独自还球的机会把人堵着教训一番的下策。
  这时候工藤新一就没办法了,虽然他鬼点子多得很,打起架来也毫不手软,但以一敌众还是太过于超人了,于是他在和那帮人周旋时借球架的遮挡给黑羽快斗发了条短信,内容简洁到只有一个定位。
  五分钟后黑羽快斗赶到了,器材室的灯年久失修早就坏掉了,再加上天色逐渐昏暗,那帮人愣是没看清工藤新一叫来的外援是那个常年占据年级成绩表和校草排名榜首的“男生公敌”。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是来的谁不重要,一起怼就行了,抽空还嘲笑了一下工藤新一的可怜排场。
  结果他们的笑没几秒就僵掉了,黑羽快斗冲进来后干净利落地掀翻了靠在门口的两个人,气势汹汹得颇像抓早恋的教导主任,也不说话,但在半黑的器材室里肉体碰撞最后磕在地上的声音时如此清晰。
  最后那帮人选择战略性撤退,跑出器材室的背影堪称狼狈。他们坐在垫子上喘着气笑了好久,走出器材室时工藤新一发现黑羽快斗的步子有些蹒跚,卷起裤腿时少年的膝盖红了一大片。
  工藤新一咂舌,说了句,你这怕不是得青,然后被黑羽快斗踹了一脚,你别咒我。
  结果一语成谶。

  

  这么一想工藤新一有点小愧疚,但在想到后来自己空掉的钱包后这些小情绪瞬间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旁边黑羽快斗自然不知道工藤新一在想些什么,他合上书,下课铃响了,到了晚饭时间,教室瞬间空了大半,工藤新一从课桌里掏出中午就买好的饭团,在站起身时犹豫了一瞬,冲黑羽快斗伸出手,“拿来。”
  “什么?”正在翻抽屉的黑羽快斗愣了愣,抬起头时看到工藤新一不耐烦的表情和有些红的耳根,“快点!不然等会微波炉那人会很多的!”工藤新一皱起眉试图掩饰尴尬,却在看到黑羽快斗弯起的嘴角和明显盛满了欣喜的蓝眸后,脸侧莫名有些发热。
  他几乎是跑出教室的。

  

  他在路过楼梯间时下意识朝上看了一眼,如果不是黑羽快斗腿上有伤,此刻他们应该在天台上,运气好还能看看晚霞和日落。
  把东西放进微波炉后,他靠在墙边,听着机器运作的声音发起呆来。
  他想起就在几天前,也是这个时间,他和黑羽快斗在爬上通往天台的楼梯时,发现门把手上卡着一封信——烂俗的粉色昭示着再明显不过少年心事,上面的字体清秀,认认真真的写着他的名字。
  出于好奇以及那么一点点这个年纪的虚荣心,他拿了下来,信纸上没有署名,他看了一遍后收了起来,黑羽快斗偏过头盯着他看,工藤新一无趣地撇撇嘴,“千篇一律。”
  “喂喂,好歹是一片心意嘛。”
  “是啊,所以我心领了。”工藤新一伸了个懒腰,勾起一个散散的笑,天台上的风吹乱他的额发,他伸出手去圈起那个一点点缩小的光,蓝眸里满是少年意气,“但我不喜欢。”
  “喜欢我的人那么多,一个个都去回应的话——”他看向黑羽快斗,眼底有最后一丝在白日里泯灭的光,“你不觉得很累吗?”
  “嘛,也是。”黑羽快斗啃了一口面包,鼓起半边腮帮子含糊着说道,“毕竟那么多人喜欢你。”
  他意味不明地哼哼了一声,那天风很大很冷,他记得他的饭团最后吃进去时已经半凉了。在他咬到里面裹着的金枪鱼时,他听见黑羽快斗在他身旁轻轻说了句什么。
  少年的声音在刻意压低后混进夜风里被割碎,那些零碎的语句灌进工藤新一脑子里时已经失了真,可他就是瞬间反应过来了黑羽快斗说了什么,偏偏黑羽快斗在说完后一脸平静地拍了拍他的肩,镇定到工藤新一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错过了最佳质问时间的工藤新一几次想要追问又强行按捺下,他们还像往常那样坐在一起,重复着一天天的日常,在并不安稳的彼此身上努力粉饰太平。
  工藤新一不敢多想。

 
  

  黑羽快斗就像以前很多次游戏里那样,对着他认认真真说出一句喜欢,眼神诚挚到以假乱真,但在下一秒那些陌生的热烈的情绪又被笑意重新覆盖住。
  玩笑便是他最拿手的借口,他以此为武器剖出工藤新一最内里最柔软的感情,却没有教会工藤新一那张真假难辨的扑克脸——掩住那些见不得光的情愫,从此刀枪不入。

  

  他回来时顺手给黑羽快斗带了一杯热可可,递给黑羽快斗时看到少年指节修长,掌心纹路清晰,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握住了黑羽快斗空出的那只手。
  对面的人不挣扎也不询问,任由他握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眸静静盯着他,工藤新一莫名便有些心虚,他转了转手腕,让黑羽快斗的手平摊开,用指尖轻轻点了点那些交缠着的或清晰或模糊的纹路,“这位同学,我看你骨骼清奇,啊不,手相清奇,要不和我——”
  他努力勾起一抹不甚正经的笑,但在他抬起眼撞上黑羽快斗的目光后,所有的故作镇定都被击了个粉碎。
  他磕磕巴巴地想要解释,只觉得那天晚上的不安和慌乱在此刻都又涌了上来,他不太会撒谎,最后只能用最不可信但却又最无懈可击的理由试图撑起这摇摇欲坠的一切。

  
  

  一个玩笑。

  
  

  黑羽快斗盯着他,显然是不相信的,但他沉默着最终笑了起来。

  教室里很安静,他歪头垂下眼,握住工藤新一的手示意他的手指张开。当黑羽快斗的指尖穿过他的,那些温热的触感贴上来时,工藤新一只觉得太多情绪在那一瞬间压上来,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惊诧,亦或是恐惧,他只是单纯的快要忘记呼吸。
  黑羽快斗的声音还是很轻,一如那个夜晚,只是这一次工藤新一清晰的听见了——少年的声线温和,他说得很慢,似是带着喟叹,却又夹着笑意。
  他像是在回应什么,又像是终于剥下那么多伪装。
  “没关系。”黑羽快斗轻轻地说道。

  
  

  “我是认真的。”

  

  

  

  

  




fin.













用了一下前几天网上的中国小哥和法国小哥的梗,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写这个来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emmmmm

斗子伪装成好学生其实只是为了好替新一善后而已
新一心里明白但他不说,带着点赌气得成分吧,毕竟他对讨老师喜欢的优等生没啥好感

我真的好喜欢带着痞气的新一啊!!!带着少年时期特有的凌厉和桀骜不驯,心里眼里都是傲气,但这种高傲又不会引人厌恶,因为他的实力足以撑起他的自尊心
还有双面斗子,戴眼镜是私心(其实是平光,只是为了遮住眼神)

补个小后续↓

黑羽快斗因为那一架而一战成名,但由于那天没有灯光,并不知道他是谁,工藤新一也咬死了不说,以至于在那段时间里,黑羽快斗成了学校乃至附近几条街上的不良少年间的传说。

  

真的没了

#11.24梦乡返图#蛮狼雷狮

蛮狼雷:默仪
phx:阿一 @涂一

突然发现之前传的是未调色版的……所以重新传一遍
今天也在努力还原大猫猫的帅气然后果然失败了呢……(爆哭)

在我CP的提醒下,把车暂时设为自己可见了
虽然是个十八线底层写手,但谨慎点总不是坏事嘛hhhhh过段时间就会再放出来啦

今天把jiojio崴了,希望明天可以好起来
扶我起来我要去上课!!!!